我的"千代子"比不上姐姐身邊所以的娃娃,但是祂是我第一隻布偶娃娃,

我不討厭祂,也不特別喜歡牠,牠就只是床邊的娃娃,也是唯一的一隻讓我心痛的娃娃。


姊妹吵架打鬥都是難免的,不過她卻常把我的娃娃當作出氣筒,不是藏起來裝做不知道,不然就是拿剪刀偷剪祂一小部分。


那天,她照樣拿著剪刀,狠狠的往祂腦袋剪下去,完完全全的腦袋開花,不是皮開肉綻,是棉花綻放。


抱著祂我哭得好傷心,一針一線幫祂縫好,心想要把它縫的不著痕跡,縫好之後抱著對祂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,很激動的對祂道歉。


相隔好幾年,祂依舊坐在床邊陪我睡覺,床邊也多了幾隻夥伴陪祂作伴,祂不孤單。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兔宰咩

兔宰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